中国设计师:放弃中国式使命吧服装人物中国服装网-www.51zxw.net

  “无法扼杀你的梦想,所以抹杀你的性格,请不要退让。”

  中国设计师Masha Ma在巴黎时装周后写下数条“箴言”式的微博,加上起其秀场上的口罩可能带来的诸多寓意,让人无限联想。

  一个月后的上海时装周设计师上官喆和艺术家陈天灼的合作系列发布,大量的外星人和性器元素,让在场的观众犹如置身大麻派对。

  中国年轻设计师已经不再局限于设计的自觉,他们对于当代和自我文化、生活甚至政治的表达正在将他们与上一代设计师千篇一律的刺绣、龙凤式古板设计迅速分离。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于民族大义、振兴行业之类的空泛、宏大主题呈现冷淡的态度,转而拥抱更加商业的销售、营销模式以及合作。

  毋庸置疑,新一代的设计师更让人看到设计师品牌成为规模的希望,但目前仅仅仍是希望。

  在中国经济腾飞之后,中国时尚产业被寄予厚望,而这恰是压在势单力薄的中国原创设计师身上的阿喀琉斯之踵,一个、十个、甚至一百个设计师都无法让整个中国时尚产业的产生实质性的变化,相反设计师在时尚产业中的作用正伴随着基金、投资公司的大量侵入变得弱化。退一万步说,中国的时尚产业在中国经济膨胀之前已经跻身世界前列,据中国海关公布的数据,中国纺织服装出口贸易额已经连续18年居全球之首,2013年达到2840.7亿美元。

  媒体、大众对于中国时尚产业的希望和失望多数源于中国没有如Louis Vuitton这样的世界奢侈品牌,但Louis Vuitton是一个设计师品牌吗?显然不是。今天的时尚行业,没有任何一个10亿美元销售额的品牌严格意义上算的上设计师品牌,Louis Vuitton 前创意总监Marc Jacobs同名副线品牌Marc Jacobs的新任创意和设计总监Katie Hillier 和Luella Bartley坦言在配件方面她们根本插不上手。

  设计师和品牌是完全两个独立的概念,“中国力量”的策划和报道将中国年轻设计师和他们的品牌一次次地放到光环之下,尽管他们羽翼未丰,甚至唯一的直接销售渠道仅仅依靠淘宝。这种叶公好龙式的自私和虚伪犹如“中国梦”式的口号,在现实面前令人厌烦,似乎不抱团中国设计师就软弱无力,丧失对单个设计师的充分尊重,而这往往是一个新生设计师最希望得到的力量。

  与被寄予的厚望和承受的压力相比,中国设计师品牌得到的支持却寥寥。最先让中国设计师入驻的是Yoox、连卡佛、老佛爷百货这些外资零售商,但这些支持都显得可疑,因为本地化的需要,外资企业需要这些来制造噱头。除此之外便是同样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买手店与中国设计师品牌相互取暖。另外就是电商,但是电商包括IT、物流、仓储等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亦数量庞大,所有我们见到大多数的中国设计师品牌目前多依靠如淘宝这样的第三方品牌进行在线销售,当然这些品牌的规模也未到需要自己去建设在线平台。

  没有资源和资金的支持,依靠自己打拼的中国设计师品牌发展空间只能是异常狭窄,至少可以说是缓慢,而多半这些品牌亦请不起昂贵的职业经理人为其操控,所以,整个设计师品牌行业目前仅仅是希望。现实环境也将很长一段时间保留这种状况,包括服饰行业在内的实体经济不断地被房地产、金融和科技行业挤压,成本上升及融资困难对于实体经济已经不是秘密,加上设计师品牌固有的投资回报周期较长的等因素,真正有助于品牌快速发展的大集团和投资公司的视野基本不会涉及他们,中国的设计师多数只能冷暖自知。

  对于多数自己创业的中国设计来说,生存下来才是首要问题。上一代的不少设计师囿于“高级定制”的荣誉感,满足于每年一至两次在北京时尚周上的“发布”,甚少有真正的品牌留下,而活下来的如例外素然江南布衣这些品牌则从设计师品牌转身为真正的服装品牌。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冠以“设计师品牌”,中国设计师很难享有高定价的主动权,留下来的少数几个品牌也多是定位中端。时尚产业的规则是除了大名鼎鼎的艺术家,量化的设计很难获得极高的溢价,消费者真正愿意买单的是品牌以及性价比。2012年,我和几个做品牌和投资的朋友在北京看了一圈买手店后,向他们推荐一些不错的中国设计师品牌,他们普遍认为价格过高,很难有打动他们的地方,但是表示“如果这个是韩寒做得品牌,我们马上愿意投资。”

  像韩寒这样天生的明星人物极少,在中国服装设计界更是寥寥,投资的缺乏往往是对风险的可控和预期没有信心,但是如果中国有一个Andrew Rosen式的人物可能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作为服装世家以及保有恢复曼哈顿服装区往日繁荣情怀(虽然这仅仅是梦想)的投资人、当代服饰品牌行业导师,美国如今最红的一些年轻品牌如Rag & Bone、Theory、Proenza Schouler、Alice +Olivia都与其密切相关,Andrew Rosen不但参与投资并以最大努力去帮助这些品牌发展,热情和付出都超出一个投资人的义务。Anna Wintour曾经称尽管美国没有LV和Gucci,但是Andrew用他的方式创造了等同于欧洲奢侈品的美国当代服饰品牌,今天,欧美的Bergdorf Goodman、Neiman Marcus、Galeries Lafayette等高端百货的contemporary楼层很大程度上正是托Andrew所赐。Andrew对时装产业的自觉并非天生,他拥有开启Calvin Klein代理业务,将CalvinKlein Jeans塑造成数十亿美元全球最知名的牛仔品牌之一的父亲Carl Rosen。中国曾经似乎将要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设计师张达以及素然的创始人王一扬都曾服务于逸飞服饰,但是逸飞服饰的创始人陈逸飞因病早逝,遗憾地未能在中国的原创设计师品牌行业发挥更大的作用。与逸飞服饰伴随着创始人的去世式微相比,几乎同时创立的安踏,让“福建帮”在如今中国服饰行业变得举足轻重。这边是行业传承和脉搏的作用,新世纪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年轻的科技行业。

  当然,我并不是向湮没中国设计师品牌“安静的,缓慢的,完全的绽放”的希望,以上的种种问题也许他们比我更清楚,恰恰是保有仅仅的、有限的希望,我们需要正视和思考这些问题,抛弃那些民粹的“中国”式使命,做好最坏的打算,寻找适合自己的定位和合作伙伴,致力成为那些少数活下来的,然后进行传承。

声明:以上中国设计师:放弃中国式使命吧内容由“中国服装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相关的主题文章: